• 南宋丞相郑清之祖籍在赣南(上)

    2019-01-18 13:51:50

    南宋丞相郑清之本籍在赣南(上) 纠结千年的难题谜案终破解 南宋丞相郑清之本籍在赣南 查阅郑氏家谱。 清代同治十一年郑氏家谱中的郑清之宰相图。 一部清代同治十一年原始版别家

      南宋丞相郑清之本籍在赣南(上)

    纠结千年的难题谜案终破解

      

    南宋丞相郑清之本籍在赣南

      

     

      

    查阅郑氏家谱。

      

     

      

    清代同治十一年郑氏家谱中的郑清之宰相图。

      一部清代同治十一年原始版别家谱的发现,印证了一个宗族的世系源流,破解了一位先贤本籍的千古之谜。正是这位流浪异乡、入朝宰辅的客家儿郎,以他一片家国情怀与斐然功业,回应着赣江源头深切的呼喊,凝集成赣南老家浓浓的乡愁。他与郑獬同宗,为南宋名相,曾四任宰相,他就是郑清之。

      祖源寻找

      受长时间封建传统观念的影响,许多宗族的谱牒中,或多或少存在为了光宗耀祖、攀交权贵,致使发生支脉失真、世系紊乱的现象。南宋丞相郑清之的本籍,向来争议纷纭,笼罩着一层神秘色彩。

      虽然在广西大圩镇大横岭和赣南上犹等地的郑氏家谱中,记载了清之公客籍为江西宁都下河人(今钓洲),但承认需要更充沛的根据。近几年,遵从尊重前史事实的准则,在深入研究“赣南榜首状元郑獬”中,笔者先后看望了湖北安陆、浙江宁波和福建永定等地,走遍客家摇篮宁都与石城调查,查阅一整套古代原始版别的“荥阳郑氏族谱”,厘清了郑獬的世源,一起更为重大地发现了郑清之和郑獬同宗的根由。发现了明晰的客家郑氏世系源流及迁徙路线图——

      榜首代桓公(河南新郑)——第三十七代膺公(南昌西山)——第三十八代求安公(石城南桥岭)——第七十八代玉付公(宁都西关)——第八十三代(由此分隔两大支脉):

      五教公(宁都桃枝)——第八十四代獬公(迁湖北安陆);

      六辰公(宁都钓洲)——第八十九代清之公(迁浙江鄞县,今宁波)……

      谱中记载早在西晋怀帝五年(公元311年),因避永嘉之乱,郑氏开山祖师膺公就由山东高密迁徙江南。这是华夏汉民南迁的最早记载,说明晰宁都与石城乃客家郑氏发祥地。从这些泄漏的前史人文信息中,令人不能不服气地确定,南宋丞相郑清之与北宋状元郑獬的祖源根脉,皆归于赣南客家郑氏求安公系列,郑清之的本籍故乡,在宁都竹笮乡钓洲村(今新街村)。

      尤其是2017年春,在宁都对坊乡的百胜坑村,有一个更重要的发现,那里看望寻找到一部清同治丁卯十一年(公元1873年)原始版别的《钓洲郑氏三修族谱》,谱中对郑清之的世传脉系条分缕析,回忆犹新,有翔实的记载:清之公前四代的高祖体坤公,从宁都钓洲出外贸易于鄞县(宁波)遂家焉,其后嗣珍郎、元郎、虔郎、清之,均跟从迁鄞县(宁波)旅居。这是现在诠释郑清之嫡派世传的仅有古代原始家谱的完好版别。

      至此,可以说郑清之本籍的根脉,原本在宁都钓洲确凿无疑,一望而知,而鄞县(宁波)仅仅他的商籍旅居地,万万不可混杂为祖源。这一纠结千年的难题谜案,总算得以破解,其本相大白于全国。以往浙江有些郑氏家谱中,将郑清之祖源接于本乡鼻祖虔公系列的臆造失误,以及闽粤一带郑氏家谱中,对郑清之祖源世系空缺苍茫的惋惜,应予以弄清更正与补偿完善。

      故乡乡愁

      清道光《宁都直隶洲志》载,在洲南二十里(今竹笮乡新街村),梅江河在这里拐了个大弯,圈出一块荷包形的肥沃洲坝“湾环弯曲如钓钩,龙颈蛇咀之间地隔数百武(约百米),舟行半月始尽,为梅江之关锁,名曰‘钓洲’”。

      宋咸平年间,赣南客家郑氏鼻祖求安公第四十六世六辰公,由宁都西关携家迁徙钓洲,白手起家,开辟出“郑屋”村,现已构成“犁地170亩,鱼塘四口,人口三百多”的规划。

      村庄南端屹立两座始建于明代的古建筑,一座是“文昌阁”,凤凰彩票官网顶层塑立“魁星点斗”木像,昭示出风生水起、人文鼎盛的前史光辉;一座是“清之祠”,厅堂悬挂“郑清之”画像,显示出名震全国,富有耀门闾的宗族荣耀。

      每年春社秋社日,全村的郑氏宗亲都要到祠堂里烧香焚烛,祭祀祖先乡贤,祈求先灵保佑风调雨顺,安居乐业。每逢新年,家家户户的大门都会贴上一副代代沿用、高雅大气的春联:“丞相忠贞匡宋室,状元工作壮梅川。”正月元宵祠堂里禳庙会,还会搬马灯舞,唱采茶戏,可谓喜气融融,热闹非凡。陈旧的客家风俗在这里传承,依然是那么鲜活多彩。

      迄今洲坝东南梅江河畔的“高桠岔”,犹存建自古代的“接官亭”遗址。每逢乡亲们路过,便不由寻找沧桑变迁,如梦往事中深思,于阳光下裸露那段尘封的回忆;有时在禾场上月光下休憩休闲时,老人们也会神采飞扬地给年轻人叙述,当年凡江中搭船通过之官宦贤达,一概须停船上岸参拜“清之祠”,以表礼仪之举,忠孝之情。难怪此地的家谱中,言之凿凿显着记载许多流浪浙闽的清之公后嗣,纷繁携家返归宁都钓洲,本来他们舍不得祖辈老家的这块风水文脉兴隆的故乡。

      “田家汩汩流水浑,一树高花明远村。云意不知残照好,却将微雨送傍晚。”——北宋状元郑獬的《田家》之七言句,描绘了山田之家的美丽现象,充满了对家园的喜欢、留恋、留恋之情。无独有偶,时至南宋名相郑清之,这位与郑獬同祖同宗的文人也作了《田家》名诗:“老农喜说田家早,缺月疏星穿木杪。洗铮燎草作晨炊,麦饭咽甘虫食蓼。儿牵秧马妇携笠,泥滑不嫌春雨少。平畴拍拍水连堤,姑恶数声天欲晓。”抒宣布对家园的无限怀念和美丽风光的挂怀。

      千百年来,梅江悠悠吟唱,深重呼喊从赣南老家动身,廉洁秉公的北宋状元郑獬和一步登天的南宋丞相郑清之魂归故乡宁都。环绕于会同桃枝和竹笮钓洲坝上郑屋村的朝雾夕岚,融汇为浓浓乡愁与怀念,随同江流悱恻缠绵,挥之不去,并穿越前史的时空,鼓励着一代又一代客家儿女。(黄尔炽 彭灏 文/图)